【热点】法兰克福上了欧冠第一课

本文首发于“体坛加”。除特别授权(球迷直播室), 严禁其他任何平台转发。如有发现,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的可能性。多谢合作。

周三晚在赫尔辛基的欧洲超级杯上0比2完败于欧冠霸主皇家马德里,欧联杯冠军法兰克福这一段童话般的欧战旅程就此走到了终点。当皇马平纪录地第5次捧起欧超杯,德国俱乐部赢得过这座奖杯的依旧只有拜仁一家。德国俱乐部在欧超杯上战绩惨淡,拜仁在2013和2020年2次捧杯之前足足连输了3次(1975年负基辅迪纳摩,1976年负安德莱赫特,2001年负利物浦),汉堡也曾2次落败(1977年负利物浦,1983年负阿伯丁),加上云达不来梅(1992年负巴塞罗那)和多特蒙德(1997年负巴塞罗那),总计输了8回。

没有人会怪责上赛季淘汰了巴塞罗那的法兰克福,如今面对皇马几乎毫无机会,毕竟光是皇马替补登场的5名球员——罗德里戈(6000万欧元)、卡马温加(5500万)、楚瓦梅尼(6000万)、吕迪格(4000万)和塞瓦略斯(1400万)身价相加就高达2亿2900万,几乎等于法兰克福全队30人的总身价(2亿4605万)。如果扣除掉即将转会尤文图斯而缺席本场比赛的欧联杯夺冠头号功臣科斯蒂奇(2400万),法兰克福全队身价就已经不及皇马5名替补了。

科斯蒂奇临阵出逃,令法兰克福在出征赫尔辛基之前就丧失了爆冷的唯一希望。这场超级杯的局面完全在预料之中,经历因玩命对攻而被拜仁半场就打爆的德甲揭幕战,法兰克福必然会重新摆正心态,以自己最擅长的稳守反击挑战皇马。以往一旦断球转入反击,属于科斯蒂奇的左路走廊就会打通,博雷、镰田大地和林斯特伦们很清楚接下来要做些什么。但如今科斯蒂奇不在了,由伦茨这位后卫属性的球员出任左翼卫,反击就只能寄希望于右翼的克瑙夫,或者前场3人组自己了。

其实在第37分钟因角球防守失误被阿拉巴首开纪录之前,法兰克福表现得相当不错,而且还创造出一次绝佳机会:克瑙夫在中场右路死缠烂打费兰·门迪成功,博雷抢在卡塞米罗铲截之前迅速外脚背斜传中路,镰田大地直接就冲入禁区中央直面库尔图瓦,但日本国脚的左脚低射角度不够刁钻,未能击败身高臂长且状态巅峰的比利时国门。紧接着,图塔用一次精彩的门线前救险,拒绝了维尼修斯的射门。而那次导致失球的角球,其实是来自于特拉普精彩地用指尖扑出维尼修斯直奔远角的低射。

假如科斯蒂奇在场上,法兰克福或许可以给库尔图瓦施加更大的压力,或许可以像对流浪者的欧联杯决赛那样,在0比1落后的不利局面下,突然就靠塞尔维亚球星一脚看似随意的传中就扳平比分。但这样的假设已经没有意义,失去科斯蒂奇的法兰克福无法在下半场制造惊喜,而且形势愈发被动,终于在第65分钟再丢一球,维尼修斯与本泽马的连线打了特拉普一个措手不及。

尽管不出所料地完败,法兰克福好歹没有重蹈被拜仁6比1打爆的覆辙,也没有重演1960年欧冠决赛被皇马7比3打花的一幕。没有人会因为输球而高兴,但主教练格拉斯纳指出这场比赛“对于我们极具价值”。他以第2个失球为例,“这种警觉性,这种在持球状态下找到快速解决方案的预判,在这里你需要一切(去防范对手)——因此这样的比赛极具价值,尽管今天的失利也令人痛苦万分。”

格拉斯纳口中的“极具价值”,主要是着眼于即将到来的欧冠小组赛。法兰克福将以欧联杯冠军身份首次参加改制后的欧冠(冠军联赛),目前阵中只有少数球员拥有欧冠经验。最有经验的当然是新加盟的马里奥·格策,他代表拜仁和多特蒙德踢过多达61场,打进12球,但过去2个赛季效力PSV埃因霍温期间只是踢过欧冠资格赛,以及欧联杯和欧协杯。

其他球员的欧冠经验都在15场以下,例如翁圭内(代表萨尔茨堡踢过13场)、特拉普(代表巴黎圣日耳曼踢过12场)、罗德(代表拜仁和多特蒙德踢过12场)、阿尔马米·图雷(代表摩纳哥踢过10场)、克瑙夫(代表多特蒙德踢过6场)、索乌(代表伯尔尼青年人踢过6场)、长谷部诚(代表沃尔夫斯堡踢过6场)和阿拉里奥(代表勒沃库森踢过5场),而且参赛经历普遍太过久远了。而像镰田大地、博雷、林斯特伦、图塔、恩迪卡、海于格、亚基奇、赫鲁斯蒂奇等主力或主要轮换球员,包括主帅格拉斯纳,欧冠经历都是一片空白。

缺乏经验还是其次,这支法兰克福最大的麻烦是缺乏欧冠实力,尤其是在后防领袖欣特埃格突然挂靴,以及科斯蒂奇离队的情况下。对于如何填补欣特埃格留下的空缺,格拉斯纳目前的解决方案是扶正图雷,即照搬上赛季欧联杯决赛的中卫组合——恩迪卡(22岁)、图塔(23岁)和图雷(26岁)。但与流浪者的比赛,直到日本老将长谷部诚替下失误造成丢球还因此受伤的图塔之后,法兰克福的防线才变得稳固。简单地说,这条缺少领军人物的防线并不能令人放心,何况合同只剩一年的恩迪卡也有转会传闻。

法兰克福在夏天补充的两名中卫——斯莫尔契奇和翁圭内(大腿受伤)在新赛季前3场正式比赛中还没有获得过出场机会。24岁的翁圭内此前在萨尔茨堡只是替补,实力有限,基本指望不上。希望落在年仅21岁的斯莫尔契奇身上,这位克罗地亚新星的球风与效力于莱比锡RB的同胞格瓦迪奥尔相似。一旦恩迪卡离开,这位左脚将就将取而代之。

同样令人头疼的是科斯蒂奇的替代人选。与皇马赛前,格拉斯纳说过,战术体系不会因科斯蒂奇离开而有重大变化,会继续踢343,“但我们可能会在接下来几个星期或几个月内改变一些东西,找出最佳体系是教练的工作。”而在赛后,格拉斯纳称赞对位顶替科斯蒂奇的伦茨。其实伦茨一年前从柏林联盟自由转会法兰克福后就有望取代科斯蒂奇,后者当时一度因转会拉齐奥被高层拒绝而闹罢工,但最终还是留了下来,而伦茨则因伤病缠身没有获得太多机会。

不过格拉斯纳也明确指出,除了伦茨之外,肯定还要在这个位置引援,因为目前阵中没有其他踢这个位置的左脚球员了。盛传上赛季在欧协杯上大放异彩的博德闪耀新星奥拉·索尔巴肯(23岁)是法兰克福的目标。科斯蒂奇的转会预计会带来1700万欧元(加浮动)的进账,而索尔巴肯的身价只是200万,而且合同在年底就到期了。不过,寄希望于一个没有顶尖联赛经验的挪威国脚,立即就完美替代在德甲乃至欧联杯上独当一面的科斯蒂奇,完全是痴人说梦。格拉斯纳在进攻端必须用好格策、科洛·穆瓦尼和阿拉里奥这几位新援,才能弥补失去科斯蒂奇的损失。

法兰克福在2018/19赛季闯入欧联杯半决赛之后,就在随后一季遭遇极大困难,一度陷入保级战,也迫使时任主帅许特尔一度改打四后卫,当季最终只是获得德甲第9,在欧联杯1/8决赛就被并不强的巴塞尔双杀淘汰。相比于3年前一下子失去前场三叉戟——阿莱、约维奇和雷比奇,如今法兰克福“只是”失去了欣特埃格和科斯蒂奇,实力折损没有那么严重,但格拉斯纳所面临的困难比当初的许特尔更大,毕竟欧联杯夺冠一下子把标准拔得太高了。新赛季对于法兰克福与格拉斯纳来说,或许是前所未有的挑战。而对于近几年看惯了法兰克福在欧战为德甲争光的球迷来说,或许也将是全新的体验。

【更多资讯】查阅更多德国足球资讯,请浏览德国足球在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