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特区到底是如何成为美国首都的?揭开其背后的真实原因

如果你看过《汉密尔顿》,那么你可能也对《发生的房间》这首歌非常熟悉。这首曲子,全面概括了美国首都,如何在波托马克河沿岸建立自己的家园。虽然这首歌内容丰富,但故事远不止这些。

华盛顿特区到底是如何成为美国首都的?这是一个跨越了几十年的故事,甚至有点像过山车,起起伏伏,一圈又一圈。虽然华盛顿特区的历史必然与政治有关,但对于这座城市和这个地区的诸多“为什么”,其实还存在着很多的疑问。

从它名字的由来,到地标性建筑的建造,再到如何成为国家地位的象征,下面要为大家分享的这些内容,将向大家完整拆解,华盛顿特区成为美国国家首都的细节。

1774年,当来自13个殖民地的代表,聚集在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召开第一届大陆会议时。第二届大陆会议,也于1775年在费城召开。在随后的六年里,会议也在马里兰州的巴尔的摩召开,然后在宾夕法尼亚州兰开斯特,最后又在费城。

1781年,当美国在《邦联条例》下运作时,新成立的国会在费城建立。到1788年,国会在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召开会议,然后马里兰州安纳波利斯、特伦顿、新泽西州、纽约州。

最终在1785年,成为美国第一个正式首都的,是他们最后一个所在地纽约市。第一届联邦会议于1789年,在纽约市市政厅召开,随后市政厅也被更名为联邦大厅。1789年4月30日,乔治·华盛顿在联邦大厅宣誓就任美国第一任总统。

美国宪法是1787年夏天,在费城召开的制宪会议上制定下来的。但直到1788年,宪法才得到9个州的批准通过,而且起草者还在宪法中加入了一条条款,是建立一个正式的“政府所在地”:

经个别州割让并经国会接受,其选区(不超过十英里见方)为美利坚合众国,第0州的所在地。

把纽约定为第一个首都的决定,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1783年,宾夕法尼亚兵变的影响。如果不是宾夕法尼亚州的民兵在1783年6月起义,反对来自费城的各州代表,那么宾夕法尼亚州的费城,本来可以成为第一个首都的竞争者。最终,国会被迫逃离费城,先是在新泽西避难,然后是马里兰,最后又回到了新泽西。

这一事件自然引起了宪法起草者的高度关注,他们开始特别注意,如何表述联邦权力席位的设立。

随着联邦主义者和反联邦主义者的政治利益,在国务卿托马斯·杰斐逊和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等人之间,展开辩论时,有几个问题变得特别有争议。联邦财政部将承担单个州债务的想法,对反联邦主义者来说,非常难以接受,尤其是那些来自像弗吉尼亚这样,已经还清债务的州的人。

另一个问题是,国家首都的安置。杰斐逊来自维吉尼亚州,他是众多主张把美国首都,建设成一个更加集中的地方的人之一,而这个地方显然更加南方化。

1790年6月的一天,杰斐逊和汉密尔顿会面,并决定在杰斐逊主持的晚宴上,讨论这些问题。弗吉尼亚州的国会代表詹姆斯·麦迪逊(James Madison)也出席了会议,并于6月20日达成了一项协议。作为对麦迪逊支持联邦政府承担各州债务的交换,汉密尔顿同意在波托马克河上,建立美国的首都。

国会最终于1790年7月通过《居住法》,指定“一个不超过26平方千米的地区,建立在波托马克河沿岸”。而费城将作为临时首都,使用10年。第二个月,《融资法案》授权政府承担2150万美元的州债务。

根据《宪法》,美国的“政府所在地”应位于“特定州割让”授予的土地上。而美国总统的任务,是在波托马克河上找到建立首都的准确位置,最后,乔治·华盛顿选择了波托马克河向东分流的地点。

尽管人们一直认为,美国的首都是建在沼泽地上的,但这片土地并不是特别潮湿或像沼泽。虽然降雨引发的洪水很常见,但排水问题和排水系统的不完善,直接导致产生了华盛顿特区是建立在沼泽上的神线世纪初。

由于华盛顿选择的位置,马里兰州和弗吉尼亚州便从各自的边界内割让出了部分土地。马里兰州在1791年捐赠了蒙哥马利郡和乔治王子郡的部分地区。同年,弗吉尼亚州割让了“毗邻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大市波托马克河海岸线”的地区。后来,华盛顿聘请了皮埃尔朗方,来设计这座城市。

皮埃尔朗方在18世纪70年代末离开了他的祖国法国,站在殖民者一边参加美国的独立战争。作为一名军事工程师,皮埃尔朗方曾在乔治·华盛顿手下服役。

战后,皮埃尔朗方留在北美,后来在纽约开了一家工程公司。他曾参与费城和纽约的建筑项目,后来被华盛顿要求,勘测和制定美国首都在波托马克河沿岸的规划。

皮埃尔朗方很快便与测量员Andrew Ellicott和Benjamin Banneker合作,为这座联邦城市,开发了一个基于网格的计划。不过除了皮埃尔朗方和他的团队,还有三名联邦专员,监督了联邦领土和城市的规划和发展。

皮埃尔朗方的设计,大量借鉴了欧洲的宏伟设计,由于包含了对角线和正交的大道,所以它的规划有些不规则。绿色空间和公园包括在内,而美国国会大厦则是城市的焦点。他的宏伟设计还包括一座“总统之家”,以下便这是他计划的一部分:

把荒野变成城市,来建造并美化各式建筑……要在如此庞大的帝国的政府所在地,建立一个完美的帝国城市。而要在短时间内实现这些目标,是一项巨大而新颖的事业。

皮埃尔朗方也对那些监督他工作的委员们,表示蔑视。他甚至拆除了一位委员丹尼尔·卡罗尔(Daniel Carroll),在这座新兴城市里的一间房子。结果,他在1792年被迫离开了这个项目,由埃利科特接手。

在工程师皮埃尔朗方、测量员Andrew Ellicott和Benjamin Banneker以及三名联邦专员,参与华盛顿特区的建设之前,这座城市还没有一个固定的名字,所以直接使用了“区”和“联邦城市”等词,但在1791年9月9日,官方终于决定以乔治·华盛顿的名字,命名这座城市:

根据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规划,该市的国会大厦,将成为美利坚合众国的心脏建筑。

称该地区被为“哥伦比亚特区”,是对同名女神的致敬,同时也是对克里斯托弗·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遗产的神化,因为他第一个是“发现”美洲的人。早在1697年,塞缪尔·塞沃尔(Samuel Sewall)的一首诗中,就第一次提到了“哥伦布(Columbia)”(这个名字后来演变成“哥伦比亚”)。

1775年,曾经被奴役的菲利斯·惠特利(Phillis Wheatley)在她的诗《圈地》(Enclosure,又名《致乔治·华盛顿阁下》)中,把“哥伦比亚”(Columbia)写成了一位女战士。

正是这种观念,促使人们选择将这里命名为“哥伦比亚特区”。1801年,当国会正式将权力机构地迁至新的国家首都时,为这座城市命名的立法,最终在1801年2月27日通过,被称为“关于哥伦比亚特区的法案”。

1790年至1800年之间,根据《居民法》,国会在费城开会。随后,在“公元1800年12月的第一个星期一”之后,政府被转移到新首都。

更换首都时,并没有什么特别隆重的场面。因为当国会议员们于1800年底抵达华盛顿时,正值一场暴风雪,而这场暴风雪导致原定的被取消。

国会大厦的建设工作,虽然从1793年就开始了,但直到1801年11月22日,约翰·亚当斯总统在国会发表讲话时,还没有完工。他告诉与会者:

我很高兴美国人民在其政府的永久所在地,聚集在一起。我祝贺各位,未来有了一个固定不变的住所。虽然有理由担心,目前的住宿条件,并不如所希望的那样完善,但我们有充分理由相信,这种不便,将在本届会议结束后立即停止。

三个星期前,亚当斯成为美国首位入主白宫的总统。虽然这座建筑由爱尔兰建筑师詹姆斯·霍班(James Hoban)设计,也未完工。在他入住总统官邸的头一个晚上,亚当斯给他的妻子写了一封信,告诉她:

在我结束这封信之前,我请求上天给予这所城市,和所有今后居住在这里的人,最好的祝福。希望在这个屋檐下,除了诚实和明智的人,没有人能够统治。

作为一场涉及印第安人、加拿大人、英国人和美国人的冲突,1812年战争(美国第二次独立战争),在北美的东半部展开。这场战争持续了三年,见证了美国入侵加拿大的一次失败尝试,也是在这场冲突中,美国国歌《星条旗永不落》(Star-Spangled Banner)诞生,但也是在这场冲突中,美国的首都几乎被摧毁。

1814年8月,当英国军队入侵华盛顿特区时,他们就开始纵火焚烧美国国会大厦、总统官邸和其他著名建筑。当时,詹姆斯·麦迪逊总统和他的夫人多利也早已经离开了这里。在8月23日写给姐姐的信中,多利告诉她:

我必须提前离开这里,否则撤退的军队会堵住我离开的路,而我也将变成其中的俘虏之一。

三天后,多利·麦迪逊和总统回到了这座城市。暴风雨扑灭了大部分的大火,但是,正如罗伯特·罗斯少将所报告的那样,“参议院和众议院、兵工厂、船坞、财政部、战争办公室、总统官邸、索道和横跨波托马克河的大桥”都被大火肆虐一空,而抢劫和掠夺,加剧了各种破坏的情况。

重建这座城市,需要大量的资金和数年时间才能完成。所以詹姆斯·霍班(James Hoban)回来重建总统官邸,本杰明·h·拉特罗布(Benjamin H. Latrobe),在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总统的支持下,开始担任测土员,并参与了这座城市的重建。在许多建筑的重建中,很多新的设计也被加入其中。例如,使用了大理石,参议院会议厅也被扩建。

许多亚历山大的居民,对他们在哥伦比亚特区的生活环境并不满意。由于缺乏投票权和陷入经济困境,人们开始担心华盛顿特区会废除奴隶制——而这对这座城市的商业生存,至关重要。

早在1803年,就有人呼吁美国回归弗吉尼亚州。1836年,一项结束华盛顿地区奴隶制的动议被提出,导致了一项言论限制规则的实施,完全禁止讨论这个问题。

哥伦比亚特区直到1862年才废除奴隶制,但在19世纪40年代初,亚历山大的一个特别委员会的成员,试图推动国会恢复奴隶制。1846年2月,弗吉尼亚州投票决定收回亚历山大港,前提是得到国会批准。

国会就此事进行了辩论——以及他们是否有权力做出这样的决定,直到7月《回溯法》的通过。同月,美国总统詹姆斯·k·波尔克(James K. Polk)签署了该法案。9月,亚历山大的全民公投,也表达了同样的支持。

弗吉尼亚州议会,于1847年3月接受了亚历山大的回归。随着亚历山德里亚回归弗吉尼亚州,哥伦比亚特区只剩下马里兰州捐赠的那块区域。

在美国内战期间,华盛顿特区继续作为首都,而南部邦联将首都设在了弗吉尼亚州的里士满。战争结束后,华盛顿特区继续发展,部分原因是19世纪后期联邦政府的扩张。

华盛顿特区各地也建造了纪念碑。其中华盛顿纪念碑于1884年完工,林肯纪念堂于1922年完工,杰斐逊纪念堂于1943年完工。

华盛顿特区的人口也增加了。从1800年到1870年,人口数量从8100人增加到近132000人。到1940年,人口超过66万,到1950年,有超过100万人生活在华盛顿特区的都市圈内。

然而,直到1961年,华盛顿特区及其居民,才获得了总统选举的投票权。当年通过的第23条修正案规定:

总统和副总统选举人的数量,相当于该区如果是一个州,就有权获得的国会参议员和众议员的全部数量,但无论如何不得超过人口最少的州。

尽管第23修正案承认哥伦比亚特区的选举人人数,与国会代表人数相同,但并没有规定后者,所以该选区有三名选举人。

华盛顿市于1802年正式成立,此时,哥伦比亚特区的专员们也被解散。作为大区的一部分,华盛顿还有另外两个城市——亚历山大和乔治敦。随着1801年《哥伦比亚特区组织法》的通过,哥伦比亚特区被划分为两个县。乔治敦属于华盛顿县,而亚历山大在亚历山大县。

虽然特区受美国国会管辖,但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市政府。华盛顿特区在1802年就有了以市长为基础的政府。市长由美国的总统指定,而12名委员会成员,则由当选的人组成。

在1820年到1871年之间,华盛顿的市长是由当地居民选举产生的。随着总督、议会和众议院的设立,整个哥伦比亚特区都归属一个管辖区。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哥伦比亚特区”的名字正式被采用。

1870年,哥伦比亚特区确实在美国众议院,获得了一个无投票权的代表席位。1874年,短暂的地方政府被取代,并且当国会通过1878年的《组织法》时,该区由一个三人委员会管理。

近100年后的1973年,随着地方自治的建立,华盛顿特区的政府再次发生了变化。国会授予“哥伦比亚特区的政府地方自治政府的权力”,包括市长、13人委员会和一些独立机构,如“选举委员会、分区委员会、公共服务委员会、军械库委员会和教育委员会”。

当1978年国会通过投票权修正案时,哥伦比亚特区几乎获得了与一个州相当的投票权——包括国会代表。由于该修正案未能获得通过所必需的38个州的批准,最终在1985年宣告失败。

除了选举权之外,主要关切的问题是税收问题。哥伦比亚特区的居民尽管没有代表,但仍然纳税——这一事实经常导致集会上呼喊“无代表纳税”的呼声。而且这句话也经常出现在当地的车牌上,成为了一种抗议。

1993年,没有投票权的代表埃莉诺·霍姆斯·诺顿,向国会提出了有关州地位的立法。但还是失败了,不过居民、国会和媒体之间的对话,还是持续了几十年。

尽管努力将哥伦比亚特区,建立为美国的第51个州,但有一个根本的理由一直在反对。在宪法中,在任何州(或其部分)管辖之外设立“政府所在地”必须要经过深思熟虑。同样,特区成为一个州的概念,将违反防止一个州拥有过多权力的意图。

考虑到这一点,人们提出了许多备选方案。而一个成功的宪法修正案的出台,将是前进的最明确道路。并且,将华盛顿特区分割成多个部分,是人们的另一种选择。2020年,前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指出:

宪法只是规定,联邦飞地不得超过“26平方千米”,但并没有禁止划出一个由联邦政府控制的区域,同时将该区域的其余部分,划为一个州。

赖斯还说:“反对的真正原因,更为险恶:种族主义和政治利益。”华盛顿特区的种族历史,被重建时期、民权时代以及之后的诸多事件所塑造并重塑,导致在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国家首都被宣布为美国的“谋杀之都”。所以在赖斯看来,这一遗产仍然是人们对话的一部分。

还有一种可能是,华盛顿特区的部分地区,将归还给马里兰州。回归不会导致建州,但会让这些地区的居民在国会有代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