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爹没搭起来的商业帝国他的三儿子开始布局了|创业熊

2月底在克利夫兰举办的NBA全明星周末,“三球”拉梅洛·鲍尔(LaMelo Ball)一定是最忙碌的球员之一。

北京时间2月8日,由于杜兰特队的伤病情况,夏洛特黄蜂队的鲍尔得以递补参加全明星正赛,他也成为联盟历史上参加正赛第四年轻的球员。除了正赛外,鲍尔此前还确定参加全明星周末的新秀挑战赛。

1月25日,鲍尔宣布与面对大众的民间电竞赛事平台One Up合作,推出自己的电竞品牌MB1 Gaming,将通过电竞锦标赛、独家内容和周边产品,加强与球迷之间的交流。

1月29日,MB1 Gaming举办的首届NBA 2K邀请赛拉开帷幕,排名最高的四名选手能参加2月19日在克利夫兰举行的决赛,争夺2.5万美元的奖金。这个时间节点恰好赶上NBA全明星周末。

有意思的是,2018年创办One Up的布兰登·皮茨(Brandon Pitts)是克利夫兰本地人,他曾在大学篮球校队担任控球后卫,但因为前交叉韧带两度受伤而被迫放弃篮球梦想,电竞成了他的新事业。

在One Up的赛事平台上,任何人都可以作为主办者组织电竞赛事。通过注册,他们的赛事信息会被挂在平台上,供有意参赛的玩家报名。赛事主办者需要向平台缴纳一笔599美元的一次性费用,参赛者则需要根据参加比赛规模的不同,缴纳一笔报名费,这笔报名费通常在40-50美元左右。One Up会另外从报名费中抽取15%的分成,赛事主办方则抽取30%,剩下的55%就是比赛的奖金。

疫情期间,One Up迅速走红。皮茨2020年在接受《今日美国》采访时透露,One Up仅4月就有超过1万场比赛,这个数字几乎是平日里的两倍。与此同时,注册用户和付费用户数量也在大幅增长。亮眼的数据帮助One Up在半年内拿到两轮合计610万美元的融资,NBA球员维克多·奥拉迪波(Victor Oladipo)和NFL球员丹泽尔·沃德(Denzel Ward)都参与其中。

但从One Up的生态来看,随着时间的推移,赛事奖金必然会被少数精英玩家所垄断。这些优秀玩家在打出自己名气的同时,其他玩家也会更倾向于避开和他们之间的较量。在这样的环境下,扮演“猎物”角色的普通玩家数量势必会减少,作为精英玩家的“猎人”也会逐一退场。

为了避免用户流失,One Up祭出了体育明星办赛、参赛的套路。德里克·琼斯(Derrick Jones)、特里·罗齐尔(Terry Rozier)和投资人奥拉迪波等球星都曾担任赛事的主办人。对于普通玩家而言,即便拿不到奖金,能与球星们同台竞技也是吸引他们参赛的重要因素。

显然,One Up与鲍尔合作推广MB1 Gaming也有借球星名气推广平台和赛事这方面的考虑。

年仅20岁的鲍尔除了打球,平常也会玩NBA 2K、《堡垒之夜》和《使命召唤》等游戏,他觉得可以通过自己的电竞爱好拓宽粉丝群体。“当我不打球时,我就会去打游戏。这(MB1 Gaming)是我培养新粉丝的办法,也能让电竞选手们通过自己的技术挣到钱。”鲍尔在接受Press Informant采访时说道。

实际上,不只是One Up和鲍尔想找粉丝、做宣传,彪马也看准了这样的机会,于是决定赞助MB1 Gaming的NBA 2K邀请赛。

作为鲍尔的赞助商,彪马其实在电竞方面已有自己的布局。早在2019年1月,彪马就与电竞战队Cloud9签订合作协议,并在10月发布了面向电竞游戏爱好者的服装系列,在双方的官网同步上线美元之间。

其实不管是One Up的MB1 Gaming,还是彪马的MB.01系列,最终的品牌价值很大程度上会由“MB1”这个符号决定。

拉瓦尔·鲍尔(LaVar Ball)自创品牌Big Baller Brand,3B也代表他的三个儿子,曾一度夸海口要做成世界品牌,但后来出现管理问题,品牌逐渐没了声量。老大朗佐·鲍尔(Lonzo Ball)被湖人在首轮第二顺位选中,人气飙升,背靠好莱坞还出过真人秀,后来被交易至公牛队,人气降了下来;老二利安吉洛·鲍尔(LiAngelo Ball)篮球天赋相对较差,到处流浪没获得机会,反倒是一直背负偷窃的坏名声。

拉梅洛目前是球爹最风光的儿子。早在2017年8月,球爹就为还是高中生的三儿子推出了签名鞋Melo Ball 1代,让他成为史上拥有签名鞋最年轻的篮球运动员。即便是推出签名鞋可能断送拉梅洛的NCAA生涯,他们也决定要豪赌一把。鲍尔最终确实没有进入NCAA,而是在澳大利亚国家篮球联赛(NBL)征战一年后,通过选秀大会进入NBA。

事实证明,鲍尔这场豪赌确实赌对了。2020年8月,在NBA选秀大会开始前,彪马就与鲍尔完成签约。据福布斯报道,这是一份价值1亿美元的合同。而在随后的选秀大会上,黄蜂队也为鲍尔送上一份4年3560万美元的合同。据Celebrity Net Worth估算,鲍尔目前的资产净值达2000万美元。

在新秀赛季,尽管鲍尔因为手腕伤病缺席了不少比赛,但最终还是凭借场均15.7分、5.9篮板、6.1助攻和1.6抢断的数据拿下最佳新秀,其中助攻、抢断数据都是该届新秀之最。数据、奖项兼得,球风灵动,鲍尔的人气也迅速飙升,目前Instagram的粉丝数已经突破790万。

因此,彪马自2018年重启篮球业务以来的首个签名鞋名额自然也落到了鲍尔头上。在鲍尔之前,彪马只为沃尔特·弗雷泽(Walt Frazier)、拉尔夫·桑普森(Ralph Sampson)和文斯·卡特(Vince Carter)这三位篮球运动员推出过签名鞋。而且据The Undefeated统计,在NBA 75年的历史里,拥有自己签名鞋的球员不超过85人,而鲍尔年仅20岁就拥有了自己的签名鞋。

拿下最佳新秀、推出签名鞋、进入全明星正赛,鲍尔的篮球之路越走越顺。如今进军电竞领域,也是尝试着丰富“MB1”的内涵,进而提升他和品牌的影响力。鲍尔在中国也有生意,他跟王牌化身合作推出了自己的盲盒产品。

未来除了办比赛,MB1 Gaming还有更大的野心。“与其筹建一支电竞战队,我更愿意打造自己的电竞品牌和社区。未来我希望能挖掘到一些顶级的电竞选手,让他们加入我的战队。”鲍尔在回复Business of Esports的邮件中写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